当前位置: 首页推荐
三年后买套ZEN!
  日期:2017年03月30日

  (文章来源:棋道经纬)

  3月17、18日在东京调布举行UEC杯之后,日本围棋AI周的第二场赛事是21至24日在大阪举行的世界围棋锦标赛,学棒球经典赛简称WGC,这个比赛是今年应运围棋AI的进化开始举办的,由日中韩代表与围棋AI代表各一,进行连下3天的4者循环赛,最先邀请AlphaGo参加,遭拒绝后,改请日本的DeepZenGo。

  WGC系以三井集团为主的日本关西企业界促成,冠军奖金日圆3000万,称得上是重量级的世界赛;代表日本的井山裕太现在几乎囊括日本所有头衔,赛程紧密不容易参加世界赛,井山家在大阪,这个比赛让他可以放手一搏;而AlphaGo不参加也在意料中,第1届WGC可说是为了井山与DeepZenGo打造的比赛。

  然而对中、韩而言,这次与AI之战更是话题十足,出动了大量媒体;中国排名第2的芈昱廷,与韩国代表、世界排名第2的朴廷桓也在倍受本国关注下,参加此赛。

  第1天,井山与DeepZenGo双双败北,不过两者占优势时间颇长,都是在后盘被逆转,日本围棋后盘软弱,没想到日本制AI也是这样。开赛前,大家对DeepZenGo的实力原有怀疑,第1回合让人承认它的确是一个强劲的对手。

  (图1)

  第2天DeepZenGo对朴廷桓,DeepZenGo白棋,黑1拆时,白立刻2碰,往对方现在下的一手一头撞过去,让在韩国做直播讲解的李世石目瞪口呆了一阵子,这是人至今不会列入考虑的一着棋。朴廷桓表示,黑1时自己觉得还可以,可是看到白2,才惊觉黑棋形势已经不好;黑7要是在10位压,是正常下法,但为了打开局面施出7夹的非常手段,白10拐后还有A的反击,白棋在左边的战斗反而占了上风。

  我虽不赞成白2的手法,不过这手让对方感觉到最大的压力,也得到很好的结果,白2奠定了DeepZenGo有资格与世界一流棋士为伍的评价。

  这盘棋DeepZenGo在最后又出错,实在可惜,而井山对芈昱廷也与前日如出一辙,后盘惨遭逆转。井山与DeepZenGo双双2连败,让主办单位与日本棋迷仰天叹息。

  (图2)

  最后一盘DeepZenGo对井山持黑,黑棋布局在上边被吃数子,让人感觉是大亏了,可是DeepZenGo的评估并不悲观,黑1起是这次比赛中最凌厉的攻势,14为止把白棋逼成一小团,黑15抢到最后要点,夺得优势。这局棋DeepZenGo到最后都没出错,终于第一次打败了当今一流棋士。

  赛后DeepZenGo透露,他们从WGC开始使用新版本,果然与之前的UEC杯表现判若两机。

  日本的棋士与软件,在最后一天争3、4名,对主办单位来说虽是最糟的结果,可是DeepZenGo面对世界一流棋手,3局都获得优势,证明了这个比赛的意义,而各国媒体瞩目,对主办单位是很大的鼓励,明年这个比赛续办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最后一个比赛是26日在东京的电圣战,由UEC杯的冠亚军对日本棋院棋士各下一盘;日本派出状况仅次于井山的一力辽,面对冠军‘绝艺’与亚军DeepZenGo,他赛前刻意与‘绝艺’在围棋网站练习,并参加UEC研究会学习软件机制,做了最完善的准备;就算没比赛,研究AI下法,将是所有职业棋士的基本课题。

  顺便介绍一下一力辽,他今年19岁,是日本东北地方大报‘河北新报’的继承人,乖乖的读读书,报社社长大位就等着他坐,可是他偏偏只想当最强的棋士。

  一力对围棋的执着与热爱,让他在日本棋坛快速升级,现在已是对井山最具威胁的棋士。然而河北新报老板爸爸还是想拉他回去,一力辽还年轻,将来回头办报也不无可能。

  (图3)

  早上第1盘DeepZenGo对一力,考虑时间30分后一手30秒,DeepZenGo白棋,一开始就快步领先,形势稍微不利的黑棋1、3作最严厉的攻击,但白棋已有准备,白4后6、8的冲断是恰恰好的手段,黑只好9应,以下白16为止干净度过,黑棋已无胜机,这盘是DeepZenGo至今下得最漂亮的一局。

  下午是‘绝艺’上场,限时60分以后一手60秒。‘绝艺’第一次与一流职业高手正式比赛,引来大量中国媒体,直播的讲评是世界排名第1柯洁与聂卫平的豪华阵容。

  (图4)

  ‘绝艺’执黑,局面进入被认为是围棋AI的弱项‘大型攻杀’,让观众觉得一力也有机会。白1时黑要是下3位右下角可以净活,可是黑置右下于不顾2拐,白3下到,黑A-L的12子全被吃掉,可是黑棋胸有成竹,黑8为止切断左边后,回手10、12又砍断上边,中央白棋无法做眼的话,必须与右下黑棋攻杀,白棋虽勉强可吃黑12子,黑棋在逼吃的过程可以处处得利,远大于右下角的牺牲,‘绝艺’上演了漂亮的‘弃子秀’一举获胜。

  虽说是对计算机有利的快棋,一力未能有明显的机会,今年的电圣战凸显了后继围棋AI的强度,‘绝艺’接近Alpha Go,而DeepZenGo也紧接在后;DeepZenGo将在6月以外卡参加中国梦百合杯世界赛,届时将成为比赛的焦点,也可能有不错的表现。

  DeepZenGo是软件‘天顶围棋’的思考引擎,作者之一加藤英树表示,与现在DeepZenGo同样强度的‘天顶围棋’大概3年后就买得到了,价格顶多2万日圆,届时只要有一台计算机,谁都比一流棋士还厉害,这对职业棋士来说,虽未必完全是坏消息,无疑是很大的变化与冲击。

  围棋是AI能力的测试场,现在在围棋发生的现象,将会在所有领域继续发生,从这次的日本围棋AI周看到的是,深度学习要是得到适当的运用,他的能力还可能增强增快,不管我们欢不欢迎,AI为社会带来巨大的变化是无可避免的,如何面对这样的时代,现实面与心理面的准备,都是愈早愈好。

  腾讯副总裁姚星:我们为什么要投入AI研究?

  姚星带领的人工智能实验室,是腾讯首个从事原创科学研究的单位。该团队有一个清楚的视野:引领科技界,不再跟随。

  更新于2017年3月28日 06:25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编辑 史书华

  1全文

  姚星:坦白说Pony(马化腾的英文名字)真的没有给我们目标。我们以前说过,做科研工作是要用一生去奋斗,公司高管的态度已经说明了这个态度。

  原来我们自己提出AI Lab的目标是“学术有影响,工业有产出”。行业的人对腾讯的技术认识是不够的,会有这样的定位,也希望腾讯能跟行业有更多的交流。

  问:刚才那句口号:学术有影响。怎么定义影响?论文发刊数吗?

  姚星:这是一方面。学术圈里如果公认研究机构有影响力,一方面是看论文被引用数,参与专业会议、还有分享质量,以及研究的东西是否有创造性,能不能引领整个世界、引领科技发展前沿。谷歌为什么会被认为具有原创性,因为他们做了很多高科技的研究,我们AI Lab的定位也是,希望引领整个科技界,不再是简单的跟随别人。

  问: 外界对腾讯的技术面认识不够,这曾经带给你们什么样的影响?要改变这样的局势,预期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?

  姚星:很多人认识腾讯是通过产品,认为腾讯市值很高、利润很高(编按:3月21日腾讯市值突破2700亿美元,超越竞争对手阿里巴巴,成为全球新兴市场市值最高的公司。),但背后的技术老百姓不了解。我们希望让更多人认识到腾讯是一家高科技公司,首先得先让行业里的人知道我们的力量,我们能贡献给行业,帮助行业快速发展,再把这些技术转换成实实在在的产品,让老百姓从中受益。

  问:从去年4月成立到现在,AI Lab团队是如何组建起来的?

  姚星:AI Lab目前大约有50位科学家和200名工程师。Lab主要从事四个研究方向:计算机视觉、语音识别、自然语言处理(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)和机器学习(Machine Learning)。大部分的Lab成员都是海外高校的博士,有一定工作经验。我们最近也开始招纳刚毕业的实习生来学习。

  问:招募人才容易吗?市场上抢AI人才抢的挺激烈的。

  姚星:对阿,你都比我了解(笑)。腾讯对AI Lab的定位高,是在全球招募科学家,来源不限于中国,也去美国、欧洲等地,跟一流高校和教授建立合作及联系,人才来源渠道还算广。

  但人才竞争还是很激烈的。AI发展太快了,学校发展有些断档,人才供需不太平衡。

  目前人才来源的确还是以海归为主,不过坦白讲,中国高校毕业的素质不差于海外名校,只是原来学校没有细分AI专业。但最近,大家都特别关注AI,所以中国高校里慢慢有一些AI的课程。今年开始,我们也招了不少中国一流大学毕业的博士生。

  问:刚才提到的四个AI研究方向,是否暗示了腾讯未来的AI产品发展?

  姚星:如果我们把AI分解,可以分成“感知”和“认知”,感知是指看得到的,听得到的,所以有视觉和语音研究。而认知,是对语言的认知。简单的分解AI体系,就正好落在我们的前三个方向(计算机视觉、语音识别、自然语言处理),而机器学习更趋向于研究深度学习,深度学习是目前AI算法的基础。所以我们如此构建Ai Lab的研究,不是只从业务层面上去表达,而是想覆盖AI的主要研究方向。

  问:AI Lab是腾讯第一个专们做原创研究的单位吗?

  姚星:如果从科研定位和对原创性技术研究的定位来看,我们是腾讯发展史上第一个。

  问:您压力大吗?

  姚星:当然(笑)。

  问:不是说没有短期产出的压力?

  姚星:对。但大家都知道,科学研究花费几十年的努力,也未必会出现惊人的发现。我们心态上做了准备,知道要花长时间研究,不注重最后产品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科学研究如果不能结合现实,受众面与感知面小了很多,对社会的帮助也小,所以我们还是有学术和产出“双结合”的想法。

  问:您过去带的是工程团队,现在带的是AI Lab,您觉得带领这两个团队的差别是?

  姚星:举例子来讲,原来我带的团队是造房子,用的钢筋水泥,也就是网络、服务器,基础资源跟全世界一流公司相比都差不多。由于原料是一样的,所以以前造房子,更多是在比高度。比高度是什么?怎么去支持海量用户。中国人勤劳吃苦,有很多聪明才智去做这个。等于说,以前我们考量更多的,是怎么把房子造得更高、成本更低,让它不会倒,更多的是看工程人员。

  但今天我来带AI Lab研究团队,你会发现我们不仅仅是造房子,因为根本还不知道房子是什么,我们在研究原材料。材料学的突破往往是更难的,它需要革命性的发现。

  所以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特质的团队,一个像去造房子的过程,像鲁班;另外一个更像是去发明轮子的过程,很难。

  问:最近,腾讯计算机围棋“绝艺”的表现受到各界瞩目。可以谈谈当初怎么会想带绝艺出国参加比赛?

  倒不是说带出国,而是想把我们在AI上的研究和同行交流、分享。

  比赛前,我们从来没承认过绝艺是腾讯的一款AI项目。时间回到2016年年初,一些同事平常比较关注研究论文,在一、二月左右在《自然》(Nature)期刊上看到Alphago的研究,在那篇论文出来后一两个礼拜,我们也尝试做了一个很小的版本,大概介于围棋业余几级的水平。当时做出来觉得很有趣,就保持了一个小团队在做。

  同一时间,腾讯创始人、当时的CTO 张志东(目前已退休)召集了一些人吃饭,他提到,腾讯已经是家市值2000亿美元的公司,应该要肩负更多的科技使命。我还记得他当时给我看了一部谷歌旗下公司Boston Dynamics的机器人影片,认为我们应该成立一个像谷歌的X Lab(编者注:指Google X,是谷歌从事前沿科技研究的秘密单位。2015年谷歌公司重整,现隶属于Alphabet公司,更名为X)。张志东本身也会下围棋,聊天当中无意提到,我们是不是也该做一个类似Alphago的东西,让AI团队去练手一下?

  当Alphago在去年3月战胜李世石之前,我们其实就已经推出绝艺的前身“Wei Go”。但Go是英文围棋的说法,围棋是中国国粹,和公司高管讨论后,想改成具有中国特色,中间也陆续改了其他名字。大概在2016年下半年吧,名字换成“绝艺”,出处是来自于唐代诗人杜牧送给围棋国手王逢的诗句,“绝艺如君天下少,闲人似我世间无”。事实上绝艺的英文名字“Fine Art”还是DeepMind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斯•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帮我们翻译的,他关注到我们的AI,问我们是不是有个“Fine Art”?用它来作绝艺的英文名字也挺好的。

  问:谈科研少不了谈失败。从2016年成立到现在,AI Lab团队有什么样的体悟或说学习?

  姚星:因为成立时间短,目前大体进展还算好,不管是从人员规模的扩张速度、或是从研究成果来看,超出我本人预期。但如果从刚才说的学习经验来看,或说不足的地方,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发掘原创性。

  问:能否举个具体的例子?

  姚星:比如说,现在AI领域有两个著名机构,一个是谷歌的DeepMind,他们目前在研究强化学习(reinforcement),这个理论是30年前提出的方向,但他们通过深度学习技术去解决强化学习,例如去年Alphago的惊艳之作,此前,大家无法想像计算机围棋会那么快就站在人类颠峰之上。

  另一个机构是OpenAI,他们是开放的研究机构,主要研究方向是GAN(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,生成对抗网络),另一个方向,是研究目前AI的难题——无监督学习,目前的主流研究仍是监督学习。

  所以,如果从科技业来看,我们还缺乏原创性研究,应该要去挑战世界上的难题。但我相信一到两年内,我们应该也会有不错的成果,我们目前也在制定前沿研究方向。

  问:从外界的观点来看,腾讯并不是一家以“开放”文化为特色的互联网公司。但刚才讲到腾讯AI不足之处,提到了OpenAI,是指腾讯未来有可能开放AI研究的原代码吗?就像谷歌目前在AI上的作法?

  姚星:对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,过去的确开放比较少,但对学术界来说,开放是一个传统和习惯,如果不开放,科技的进展一定是非常缓慢。假如我们的定位是从事科学研究,会抱着同样的开放心态。

  当然,我们可以发现到,原来保密性做的好的商业公司,最近也加入了开放文化。包括最难看到开放的苹果,开始在AI领域对外发表论文。又比如说谷歌的开源机器学习代码TensorFlow,改变了整个行业的技术平台,提升AI的准入门槛,对行业起了非常大的作用。当然还有Facebook,也开源了非常多的东西。

  腾讯之前也开源过,可能局限在工程性的东西,而不是科研上的发现。我相信腾讯今年会有计划开放我们的AI能力,让行业能去使用、降低AI进入门槛。

  问:导入这样的开放文化,会不会在公司内部产生冲击?

  姚星:还好。在2010年后,我们提出自己的开放平台,接入中小企业的业务,结合到腾讯的生态。从商业性来讲,腾讯这几年都非常open,但从现在开始,我们希望在技术上也能更加开放。

  问:目前AI技术已实际应用到哪些腾讯产品上?

  姚星:腾讯内部实际上已经有非常多东西开始在运用AI了。比如微信里的语音识别,就是语音识别的AI技术。还有天天P图的美颜功能,是通过计算机视觉去做的。最近大家看到的滤镜转换功能,也是AI的技术。

  目前绝大部分的AI应用都还是在工具层面,所以老百姓感觉到的AI和我们定位的AI还有一段差异。当然AI Lab里还有做游戏类、社交类的AI,像沟通类的chatbot(聊天机器人),随著技术成熟度提升,我们慢慢会包装成产品型态。

  问:您刚才提到老百姓认为的AI和专家定义的不同。两者差别在什么地方?

  姚星:我们一般人对AI的认知是来自科幻电影,认为AI有一个很酷的外表,比人还聪明、还强壮,像影集《西部世界》或像电影《机械公敌》所描绘的。但实际上,目前AI技术还有弱点。

  和人类相比,目前AI主要有三个缺陷。第一是创造性,AI还是在拟合一个过程,怎么去创造数据?第二是举一反三,怎么通过学习这个、学习到那个?人类在这方面是很强的。再来是归纳总结,前人的定律我们能归纳到一两句话,这是高度抽象能力,但目前AI不完全具备,还是停留在通过一个大数据,去拟合的过程。就像我们说语音识别做的好,人脸识别不见得做的好,方法是类似,但数据和训练要重新进行。

  问:具体来说,未来会有什么样的AI产品规划?

  姚星:目前研究方向有四个,绝艺只是游戏AI,我们还有社交、内容、云AI,这是四个产品大方向。先说游戏 AI,绝艺只是很小的片段,未来MMOG(大型多人在线游戏)、手机游戏都会有AI元素。另外,社交方面,从小的语音识别、到未来的对话系统、智能助理等等。而内容AI上,更多的内容会通过AI技术去推荐、去分析用户喜好,原来是从文本,现在能通过视频、图片去推荐。而在云AI领域,我们会把我们AI能力开放,降低小公司使用门槛。

  问:您怎么看同行发展AI的强项和弱项?百度、阿里巴巴在做,远一点的谷歌、Facebook都在做,腾讯的发展优势在哪儿?

  姚星:腾讯的产品场景还是非常多的。AI是要有很多小的场景,渗入到各种产品里面。腾讯产品线很广,我们有社交、内容、游戏等等。

  再来,我们用户数很大。AI的基础是大数据,只有用户数大,才能有更多的数据进行分析,才能做贴切用户的人工智能。

  我们有海量场景、海量数据,还有海量计算资源,相对于整个行业,这是腾讯先天的优势。

  问:AI是目前中国非常火的话题。您认为中国的AI发展目前处于什么样的阶段?

  姚星:如果和美国比,中国的科技发展坦白说在基础研究和理论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但为什么AI会成为腾讯、甚至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都会竞逐的竞技舞台?我认为有几个原因,和原来的基础科学研究有些不同。

  第一是人才,全球AI研究人才里面,华人非常多。我看过一个报道统计,在2006到2016年里,近两万篇最顶级的人工智能文章中,由华人贡献的文章数和被引用数,分别占全部数字的29.2%和31.8%,人才不落后。

  第二,AI的能力是拼大数据,如何在海量数据之下,进行深度机器学习。数据怎么产生?靠人口基数,从这点来看,中国有很好的优势,互联网用户数是领先欧洲、甚至是美国。

  第三,互联网产品的应用状态,中国是领先的。虽然先进国家发达,但在互联网应用上是普遍落后于中国,包括4G环境、智能手机普及率、App的丰富度,中国也是领先。

  但除了以上环境优势,还要考量原创性,我们在这上面要多借鉴发达国家的开创精神,能沈下心、能长期做科技研究。如果两者能结合,在不远的将来,中国在AI应用上有机会引领世界。

  (王铭琬)

返 回

围棋江湖网 联系方式   Email: news@wqjh.net  
Copyright @ 2013 围棋江湖 All Rights Reserved   晋ICP备13004281号